女性官兵已成為美軍未來作戰不可或缺的部分,但實情是女性官兵在進入戰鬥部隊服役仍充滿挑戰與不平等,而欲真正實現軍中性別平權,應跳脫男女有別的標準,不妨從特定年齡層的基本體能要求與訓練標準一致、各種職務技能的男女官兵統一標準等著手。



女性自美國獨立革命起就是美軍與歷年戰役的一部分。在1943年陸軍婦女團成立後,女性終於能正式加入軍旅。此一期間,女性官兵遭遇的非正式誹謗宣傳,嚴重損及招募成效。過去七十年來,女性在美陸軍角色也隨著社會改變的腳步不斷變化─在某些個案中甚至比社會變化更快。這些改變有許多都是好的。例如,許多女性在新開放的職務、專長及技能方面表現相當卓著優異。然而,女性在自身定位與任務執行能力方面,仍然受到許多刻板印象的困擾。這些態度和想法對於美國三軍部隊整體性及其任務均構成威脅。

反恐戰爭和美軍反叛亂作為開啟了作戰的新時 代:這是一場沒有前線,所有人都必須完成作戰 準備的戰爭。不論社會是否「認為」女性應該投 入戰鬥,事實上她們早已身在戰鬥之中。不過目 前戰鬥兵科文化遲遲未能適應變化的情況,從對 於女性在軍隊可以和不能做哪些事情的評論就 可明顯看出。誠如美陸戰隊司令奈勒(Robert B.Neller)上將在參院軍事委員會聽證時所指陳,美軍投入戰爭已經少不了女性官兵。1

因此,正如前美國防部部長卡特(Ashton Cart- er)在2015年的宣示,女性將(且後來也一直是)融入原本遭拒於門外的戰鬥職務和訓練。為推動前國防部部長的計畫,陸軍內部(筆者歷練的軍種) 及更廣泛的美軍體系也有改變文化之必要,才能確保讓女性官兵可以成功加入戰鬥兵科。決策者通常都未注意到服役於戰鬥兵科職務女性所遭遇之負面態度。儘管領導高層知悉以尖銳言論形式表現的性別歧視,但卻可能較不清楚降低女性訓練標準是另一種更為模糊的性別歧視形式。不論是那種形式,女性官兵可能都必須超越標準來證明自己,同時自身的工作可能經常遭到忽視,除非可以看到立即的成效。這些常見情況都反應出阻礙女性官兵有效履行職務,以及完成任務的普遍性刻板印象。

與其爭論美陸軍是否應讓女性融入部隊,還不如問自己能否更有效培養所有士官兵迎接即將到來的全球性戰略挑戰。戰場不斷改變樣貌,而女性已是當中成功計算不可或缺的環節。如果戰爭將來必須包含贏得心靈與心智,當然就少不了女性的那一部分。當女性遭排除時,往往嚴重阻礙發展。因此,軍中的女性將持續投身戰場。基於此一考量,女性士官兵必須和男性官兵一樣做好上戰場的準備。不僅如此,陸軍對於所有男性和女性士兵必須有「更多」的期待,而非更少。女性不同於男性的事實,並不會讓女性無法達到應有的體能標準。女性士兵必須有能力如同男性同儕一般,扣引扳機、穿越戰場及處理傷患。此外,陸軍應期待男性士兵會以禮貌和尊重對待同儕士兵,不論其性別為何。

出處:
文章網址:http://nqu.edu.tw/orgmilitary/index.php?act=article&code=print&ID=&ids=804&date_start=